首 页 旅游保险 组团线路 会议服务 我秀我户外 景区景点 热门游记 交通指南 自助游
网站首页 >> 国内旅游 >>当前页

碗窑村的记忆

发布时间:2020-08-10 04:03 编辑: 来源:

宁德的碗窑村临海而建,在山海之间的夹缝中延绵4.5公里,可谓是最长的村庄。可是最值得记忆的却是村庄的名字,这里是因“碗”得名,所有的历史、文化、生活,哪怕是记忆都离不开这个“碗”……

碗窑村坐南朝北,开门就是海,这三都澳的内海平如镜面,宛如一幅海阔天高的山水画。但在这风景如画的临海村庄,既没有出海捕鱼的渔民,也没有田间劳作的农民,他们从一开始就是制瓷烧碗的工匠。

新中国成立后,农村进行土地改革,要对每一个人划定“成份”,大部分的碗窑村人被划为“工人”。因为“工人”成份,这里人就成为了吃“商品粮”的人,成为了有国家口粮保障的居民户,这在当时宁德农村地区是绝无仅有,也是一件令他人羡慕的事。

在中国第一次土地革命时期,叶飞等老一辈革命家就曾在这里活动过。据说,他们把碗窑村当作工作重点,因为革命不仅需要农民,更需要工人,而闽东唯一有产业工人的农村就是碗窑。

时间再往前推。村里人依据有限的资料,认为碗窑村开埠是300多年前,他们从福建闽南地区,主要从泉州一带迁徙过来。而迁徙过来的目的,就是因为这里有着丰富的高岭土,可以烧制瓷器,但后来做得最多的却只有碗,因此就把碗当作了地名。

现在的碗窑村虽然还有一个“碗”字,但已经不再有人做碗了,人们能看到的只剩那些用来烧碗的碗盒,以及用碗盒砌的房子。

叶志敏是碗窑村人,这位上世纪70年代出生的人,虽然早早离开了村庄,但他一直没有忘记他是碗窑村的人。

他从小出生在村里人最引以为豪的“五梅花”大宅院里,从小就听过老人们讲述这里鼎盛时期银两堆满粮仓的故事,也见证过碗窑村衰败的没落景象,但这些都无法泯灭他刻骨铭心的乡情。只要有机会,他都要向别人介绍自己的家乡、碗窑的故事。

任何的存在都关乎到“天时、地利、人和”,碗窑村盛也好,衰也罢,也是如此。如果不是见多识广的泉州人路过此地,发现裸露在山上的高岭土可以制造瓷器,可能那山还只是山,土还只是土;如果不是因为此地临海,有着通往世界各地的海上通道,那就不会有天量的需求,也就不会有商客云集,千帆争流;如果不是此地扬名天下,也就不会在黄姓之后,罗、蔡、吴、叶等30多个姓氏的人迁徙过来。

这些迁徙过来的人几乎都是泉州一带的人,几百年过去了,这里依然都还在讲闽南话,即使那些非闽南人,为了融合当地,他们也都学会了闽南话。叶志敏说,表面上看这是一种方言的遗存,其实是一种精神的传承,因为闽南人的骨子里遗传着拼搏、团结、内敛的性格。

这也许就是一个村庄的历史,更是一个“碗”的文化。

社会的进步和发展都是要付出代价,碗窑村无疑就是这种发展进步的代价。

由于制瓷业的高度工业现代化,像碗窑村这些依靠手工制造的产业几乎就没有生存空间。到了上世纪90年代的一天,这里的炉窑终于彻底熄灭了,废弃的炉窑里只有丢弃的碗盒,以及黑得发亮的炉壁。

以往“一业而兴”,如今“业落村散”,鼎盛时人口四、五千的大村,因为制瓷产业的衰弱而陆续搬迁,现在仅剩一千余人。即使是上世纪末投资兴建的工业化水平较高的瓷器厂,也改成了大花鱼种苗场。碗窑村那些“闽东小上海”、“瓷都之乡”的美誉,渐渐地远离人们、远离这里。

其实,世事都是对立统一,阴阳交汇。碗窑村看似产业凋零,但正是这种变化,使得更多的人外出创业,涉及的行业无数无尽,人才济济。他们的生活不像他们的前辈,一辈子就只有一个“碗”,他们的世界,他们的视野,不再是一个村庄、几座碗窑。

就如所有中华儿女一样,碗窑人的心中都有一个不可磨灭的信念,那就是根植所在,无论在外是富还是贫,他们都不会忘记自己的家乡,忘记这个用碗命名的村庄。

趁着元宵节回乡,一些人坐在一起谈论重振碗窑事宜,有的人说,恢复手工制瓷技术;有人说,利用互联网销售;有人说,将古瓷窑作为古迹保护,作为村庄的一个旅游景点;还有的人说,建立制瓷手工作坊,用工匠模式发展……

无论什么建议,都让人感到兴奋,毕竟失去的不是太多,重振的机会到处都有。

正月十五的这天,是碗窑村人最多的时候,按照村干部的说法,人数远远超出了户籍登记的人口,这也难怪很多已经在外地成家立业的人,都拖儿带女回到了村庄。

早在3天前,村里在一个偌大的工棚里开办了“大锅饭”,来者都是客,只要坐下来就可以吃饭。到了正月十五这天,大饭堂里的摆放的大桌就有30多桌,大锅菜虽没有酒店的精致,但大家却吃得津津有味。

此间,大家发现吃饭的碗就是碗窑村的碗,与机器生产的碗相比,手工碗不仅与其分量不同,容积不同,更重要的是手感也不同。尤其知道这种碗已经不再生产,于是倍感珍惜,有的人更是当作“孤品”收藏起来。

太阳落下,月亮升起,村庄的灯光全部亮了,在隆隆的锣鼓声中,一条长达近百米的“碗板龙”出现在村庄的大街上。所谓的“碗板龙”是用制碗用的木板,分别在上面用竹条和纸糊龙头、龙身、龙尾,然后再将其相接而成。这种“碗板龙”制作不易,舞动更难,仅是要抬起这条龙,就得有几百号人,而且必须紧密协调,动作一致,才能将龙动起来,舞起来。

……

谁都有昨天、今天、明天。宁德的碗窑村有过辉煌和沉沦经历,但历史总在轮回之中前进。也许在不远将来,当工业化到了极致时,人们又会回归工匠们的手工制作,哪怕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碗,也会让人爱不释手。

碗窑村的记忆,其实就是一颗埋在心里的种子,等待的就是春天。

本篇报道得到宁德蕉城区侨联、蕉城区民政局、飞鸾镇政府、新瓷居委大力支持。

(韩惠彬林小宇)

本文永久链接:http://leju.pvsu.cn/s/b/15452054.htm
分享到:0

相关阅读

最新发布